作品介紹

黑暗交易


作者:斯力     整理日期:2023-04-25 06:48:35

  溫泉村是青巖古鎮著(zhù)名的富裕村,鎮政府把溫泉資源整體租賃給一福建商人,建成了遠近聞名的旅游休閑度假村久格利吉森林溫泉,引起溫泉村民的極度不滿(mǎn),村民紛紛上訪(fǎng)。青巖鎮為了維護穩定大局,組織開(kāi)辦溫泉村婦女法制培訓班,名為培訓,實(shí)為洗腦。溫泉村駐村干部何東林以青巖鎮舉辦“魔鬼訓練班”為名,向上級舉報青巖鎮政府的所作所為。丹霞市檢察院常務(wù)副院長(cháng)、獨立檢察官趙洪鈞對舉報信十分重視,前往青巖鎮進(jìn)行調查。趙洪鈞由此觸及了一場(chǎng)精心策劃的陰謀邊緣...
  邂逅青巖
  在平凡的小事里,往往隱藏著(zhù)許多不為人知的變數。趙洪鈞此后一段時(shí)間多桀命運,就是走進(jìn)青巖鎮帶來(lái)的。
  這是一個(gè)春季的寧靜午后,高原太陽(yáng)宛如被反復清洗過(guò)后,薄而透明,空氣中飄浮著(zhù)宜人的清爽氣息,人仿佛產(chǎn)生時(shí)間定格于此情此景的幻覺(jué)。丹霞市檢察院副檢察長(cháng)、獨立檢察官趙洪鈞正抱著(zhù)一種好心情,叫上助手兼司機羅江濤一起驅車(chē)前往青巖,調查一起信訪(fǎng)事件。
  上訪(fǎng)人向檢察院上訴說(shuō),青巖鎮組織不愿意把土地入股旅游公司的婦女開(kāi)辦法制培訓辦,名為法制培訓班,實(shí)為防止上訪(fǎng)事件發(fā)生的上訪(fǎng)者訓練營(yíng),外界借助電影《沖出亞馬遜》里面的說(shuō)法,也叫它魔鬼訓練營(yíng)。因為參訓的全是一伙美女,也有叫培訓班為美女集中營(yíng)。上訪(fǎng)者向檢察院來(lái)信,說(shuō)這是對農民權利赤裸裸的侵犯。
  關(guān)于法制培訓班的真相,趙洪鈞曾經(jīng)在基層工作多年,對這種類(lèi)似于半限制人身自由培訓班的真相多少有些了解,某些基層干部缺乏法制意識,常常在法律的邊緣上跳舞,F在農民的文化和法制意識早已不比從前,既知自身所擁有的權利,也知道如何利用法律武器維護利益。趙洪鈞想深入實(shí)際調查了解,看一看法制培訓班是否有涉及婦女培訓班的問(wèn)題存在,如果存在這樣的問(wèn)題,證明上訪(fǎng)人所言不虛,青巖鎮干部有瀆職的問(wèn)題存在。
  趙洪鈞先和市婦聯(lián)的領(lǐng)導聯(lián)系,想叫上他們一起到青巖去了解情況,大凡與婦女有關(guān)的問(wèn)題,都可以交給婦聯(lián)辦理。如果對婦女權利的侵犯還沒(méi)有達到法律尺度,可以交給婦聯(lián)辦理恰當一些。女人辦事手段柔性,即使嚴肅的法紀問(wèn)題,由婦聯(lián)出面也會(huì )讓人有一種溫情的感覺(jué),能夠減輕檢察院直接辦理案件帶來(lái)的社會(huì )壓力。按照平常習慣說(shuō)法,男女搭配,干活不累,與婦聯(lián)的美女同行,使對一件案件的調查變得春游式的輕松愉快。
  婦聯(lián)主席出外學(xué)習去了,在家主持工作的副主席一聽(tīng)說(shuō)魔鬼訓練營(yíng)的說(shuō)法,嚇得哇哇尖叫,找了一個(gè)好聽(tīng)的借口推脫責任,說(shuō):“我還有更重要的事件要處理,這件事情就交給檢察院的同志先調查,我相信基層婦聯(lián)同志的政治素質(zhì),一定會(huì )維護當地婦女兒童的權利,不會(huì )干出違法違紀的事情!
  趙洪鈞知道這是一個(gè)美麗的謊言。婦聯(lián)副主席不愿意出面,只能證明這年頭機關(guān)人都學(xué)會(huì )了;^,見(jiàn)著(zhù)好處就上,見(jiàn)著(zhù)麻煩就讓?zhuān)辉缸鳛椴桓页袚熑巍?br/>  別人能夠推讓責任,他作為接到信訪(fǎng)件的獨立檢察官,按照職責必須承擔首問(wèn)責任制,否則,一旦信訪(fǎng)案件出現什么意外,他負全部責任。剛擔任檢察院常務(wù)副檢察長(cháng),趙洪鈞就努力推行獨立檢察官制度的改革嘗試,把案件的初始調查權下放給每一位獨立檢察官,以擺脫原來(lái)檢察官受到機關(guān)制度嚴重約束、缺乏獨立調查權而效率極度低下的狀況。這個(gè)信訪(fǎng)件是他就任獨立檢察官以后,接到的第一條案件線(xiàn)索,即使冒著(zhù)雷霆箭矢,即使粉身碎骨也只能迎難而上,責無(wú)旁貸地承擔調查事件真相的責任。
  青巖鎮的溫泉村依靠得天獨厚的溫泉資源進(jìn)行旅游開(kāi)發(fā),家家蓋起了紅磚小樓,一片紅墻綠瓦成為鄉村一道別致風(fēng)景,溫泉村也被當地人戲稱(chēng)為紅樓村。這種戲謔的言詞包含兩層意思,一層是對溫泉村家家蓋起小樓的羨慕;另一層意思卻是諷刺,說(shuō)溫泉村像紅樓夢(mèng)一樣,依靠女人出賣(mài)肉體發(fā)展起來(lái)。趙洪鈞覺(jué)得這種諷刺有一種吃不到葡萄說(shuō)葡萄酸的味道。當然,溫泉是上天對人的恩賜,不管是日本的溫泉,還是唐代華清池里“華清水滑洗凝脂”,溫泉水總是給人一種玉潤珠圓的印象。趙洪鈞第一次參觀(guān)溫泉村出來(lái),自然而然地想起紅樓夢(mèng)里賈寶玉的話(huà),“女人是水做的骨肉,男人是泥做的骨肉!睖厝宓哪腥送獗砜雌饋(lái)粗糙鄙俗,女人則如出水芙蓉,仿佛上天特殊厚愛(ài),把所有美麗凝結在溫泉村的女人身上了。
  滿(mǎn)目青山在車(chē)窗外匆匆閃動(dòng)而逝,離青巖鎮越來(lái)越近,空氣中仿佛彌漫著(zhù)一縷縷淡淡的硫磺氣味。趙洪鈞想到溫泉女人白晰如玉的皮膚,曼妙的身材,心里竟然有一種莫名的激動(dòng)。養眼美女,網(wǎng)絡(luò )上這時(shí)髦的詞語(yǔ)用在青巖還真恰當。在青巖鎮,在溫泉村,美麗的女人就是男人眼中的奇珍異寶。青巖鎮的干部居然把別人家里的寶貝搜了出來(lái),放在太陽(yáng)下開(kāi)辦什么培訓班,向她們灌輸什么法制觀(guān)念,對她們進(jìn)行魔鬼式的訓練。在她們的男人眼里,女人更需要的是泡溫泉,更需要的是雅致的服裝,更需要的是珍珠護膚顏。把她們拉來(lái)搞培訓,還真是明珠暗投了,家里的男人一個(gè)個(gè)還不得心急火燎的?打蛇打七寸,青巖鎮拿出的這一手,表面上是折騰了女人,板子卻是打在溫泉村男人的心坎子上。
  “不就是不愿意入股旅游公司嗎?愿不愿入股,是農民的自由,青巖鎮干部怎么這么上心,莫非里面有什么見(jiàn)不得人的東西?”趙洪鈞由上訪(fǎng)信件的內容,無(wú)端地對法制培訓班的真實(shí)意圖產(chǎn)生了懷疑。
  想到揭開(kāi)這一層神秘的面紗,不知里面露出的是好事情,還是更沉重的黑幕?趙洪鈞心里忽然產(chǎn)生一種莫名的懊惱和恐懼。獨立檢察官制度是他設計的改革方案,他到青巖進(jìn)行調查,后面有無(wú)數雙眼睛看著(zhù)他,不管前面是雷區還是萬(wàn)丈深淵,他只能奮勇向前。
  過(guò)了一會(huì ),趙洪鈞被窗外掠過(guò)的重巒疊翠的風(fēng)景感染,陰郁的心如同閃進(jìn)一絲陽(yáng)光,心想,群眾反映的雖然是官員侵犯人權的瀆職事件,可能并不是什么真正的瀆職事件。依一般的情形而言,每個(gè)人都看重自身的利益,會(huì )夸大其詞地訴說(shuō)自己遭受的痛苦。所以信訪(fǎng)室接到的信訪(fǎng)件多了,信訪(fǎng)干部們好像醫生見(jiàn)多了病人,可以對病人的痛苦漠視無(wú)睹了。到了趙洪鈞這里,他以另一種目光來(lái)審視這件事,方才從中嗅出異樣的東西。
  一路上,趙洪鈞的心情在美麗景色與案件之間搖擺。到達青巖,下了車(chē),趙洪鈞馬上被青巖鎮奇特的景致吸引,暫時(shí)把案件拋在一邊,不急于與信訪(fǎng)人聯(lián)系,而是叫羅江濤找一個(gè)地方停好車(chē),說(shuō):“青巖的建設越來(lái)越好,現在已經(jīng)是名聲在外,我們難得出來(lái)放松一下,先在青巖老街走走看看,參觀(guān)一番再說(shuō)!
  羅江濤說(shuō):“趙檢,要不要叫一個(gè)朋友過(guò)來(lái),帶我們進(jìn)去參觀(guān),享受免票待遇?”
  趙洪鈞理解這種政府官員式的一般慣例與做派,平時(shí)習慣了享受特權資源,所以干什么事情都希望享受免費,說(shuō):“不必,兩張門(mén)票我們買(mǎi)得起,算是支持青巖旅游產(chǎn)業(yè)的發(fā)展!
  停好車(chē),兩人走到老街門(mén)樓前,羅江濤搶先掏錢(qián)買(mǎi)參觀(guān)老街的門(mén)票。趙洪鈞嘴上說(shuō):“我來(lái),我來(lái)!绷_江濤并不依他,把錢(qián)遞進(jìn)售票窗口。通過(guò)檢票口以后,兩人被眼前新奇厚重、富于歷史感的建筑風(fēng)格吸引,以一個(gè)普通游客的身份,參觀(guān)起青巖獨特的景致。
  青巖鎮有兩條街。
  一條新街是具有現代商業(yè)氣息的集鎮,不是旅游風(fēng)景區。
  一條老街被規劃為旅游風(fēng)景區,街兩邊都是上了年歲的舊樓。即使新修的樓房,也按照修舊如舊的辦法修繕,與舊時(shí)建筑風(fēng)格大體上相統一。這樣一來(lái),整條街彌漫著(zhù)舊時(shí)小城的富于歷史感的幽遠浪漫韻味。中間一條青石板鋪就的街道,天長(cháng)日久踩踏,顯現出巧奪天工的美妙花紋,有些足印深陷下去,宛然一個(gè)大力士曾經(jīng)在石板上用力地一摁,把人生痕跡留在了歲月后面。街兩邊是古色古香的明清徽派建筑,洞開(kāi)的門(mén)面擺著(zhù)一些賣(mài)布匹、石木雕刻、銀飾玉器的店鋪,讓流連在老街上的游客,恍然回到了一個(gè)永遠不曾消逝的歲月上面。
  趙洪鈞信步而行,沉浸在小城的別致風(fēng)景里。這時(shí)候,一位打著(zhù)紅色油紙傘女游客錯身而過(guò),趙洪鈞不禁驟然一驚,仿佛依稀走進(jìn)了煙雨籠罩的舊時(shí)江南、夢(mèng)里水鄉。猛然抬頭,發(fā)現走到了一家油紙傘店前,立即被眼前花花綠綠、形狀各異的美麗油紙傘吸引住了。
  過(guò)去的油紙傘是用來(lái)遮風(fēng)擋雨的工具,眼前的油紙傘簡(jiǎn)直就是浸淫著(zhù)舊時(shí)風(fēng)情的藝術(shù)品。與店鋪連通的是一處四方天井,一個(gè)老頭戴著(zhù)老花鏡,一邊在做油紙傘,一邊指導與他對面坐著(zhù)的三個(gè)徒弟。一個(gè)背著(zhù)旅游包、渾身充滿(mǎn)書(shū)卷氣的年輕漂亮的氣質(zhì)女人正從不同的角度,把鏡頭對準油紙傘手工作坊里的每一個(gè)人,似乎要把眼前難得的場(chǎng)景塞滿(mǎn)相機。
  當氣質(zhì)女人放下相機,把臉轉過(guò)來(lái)時(shí),趙洪鈞一怔,正想叫,卻不知道該叫對方什么,只是眼睜睜地看著(zhù)她,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(jué)。對方仿佛也忽略了他這種粗魯的行為,朝他搖搖白凈而精致的小手,莞爾一笑,又重新進(jìn)行她的工作。她端莊美麗、帶著(zhù)古典風(fēng)韻的鵝蛋臉像一幅油畫(huà)一般定格在趙洪鈞的眼前。
  他用一個(gè)男人的目光從后面審視著(zhù)女人,曼妙的身材顯得突凹有致,渾圓的臀部充滿(mǎn)著(zhù)青春而旺盛的生命力。當她轉過(guò)身來(lái)時(shí),趙洪鈞的臉突地燒了起來(lái),他很少沒(méi)有這樣審視女人了,也認為除了妻子,他不會(huì )再這么審視別的女人,而眼下能卻對一個(gè)陌路相逢的女人滋滋有味地審視著(zhù),欣賞著(zhù),以至讓趙洪鈞懷疑起自己一向對于愛(ài)情的堅貞與執著(zhù)。
  有一個(gè)搞地質(zhì)的朋友曾經(jīng)開(kāi)玩笑說(shuō):“每一次野外作業(yè)都是兩三個(gè)月,白天與草木石頭同行,夜里與星星相伴,偶爾看見(jiàn)幾只野生動(dòng)物,心里都會(huì )產(chǎn)生一種對動(dòng)物本能的親近。一旦走到大街上,看到滿(mǎn)街的女人都是美女,洋溢著(zhù)人體的芳香!庇浀泌w洪鈞聽(tīng)完他的故事以后,曾經(jīng)用老虎的故事逗他,說(shuō):“老和尚帶小和尚進(jìn)城,小和尚看到街上的女人,情不自禁地想親近,老和尚警告小和尚,‘那些都是老虎,會(huì )吃人的!詾檫@樣能夠嚇壞小和尚,小和尚說(shuō),‘是老虎我也要!迸笥驯贿@個(gè)故事逗得放大聲大笑,說(shuō):“這是唯一正確的答案,而且是符合人性的唯一答案!
  趙洪鈞認為,眼下對陌生女人熟悉與親近,也屬于太久沒(méi)有聞到女人的香味,心里或許產(chǎn)生了一種饑渴癥吧。他平時(shí)還是看到女人的,只是還沒(méi)能遇到能夠引起好感的女人罷。這樣看來(lái),人與人的相識原本是可以一見(jiàn)鐘情的。但眼下對女人的好感卻與愛(ài)情無(wú)緣的,因為按照世俗的觀(guān)念,他已經(jīng)沒(méi)有了享受愛(ài)情的權利。
  “結了婚的男人就不可能再對其它女人產(chǎn)生好感嗎?甚至進(jìn)一步說(shuō),真的沒(méi)有再愛(ài)一次的權利嗎?”
  趙洪鈞正在思索著(zhù)愛(ài)與被愛(ài)的資格問(wèn)題。格格格,一陣銀鈴般清脆的笑聲在店里響起,他被快樂(lè )的笑聲帶出心靈的漩渦,回過(guò)頭看去,店里一個(gè)青春女孩拿著(zhù)一把紅色的油紙傘又唱又跳。
  “找到了,找到了,夢(mèng)里尋它千百度,如今卻在燈火闌珊處,今年我終于可以出嫁了!
  “出嫁,一把油紙傘與出嫁有什么關(guān)系?”正在店里坐著(zhù)的羅江濤滿(mǎn)臉狐疑地看著(zhù)年輕漂亮的女孩,不知道她的高興從何而來(lái),又怎么會(huì )說(shuō)出這種沒(méi)頭沒(méi)腦的話(huà)。
  女孩似乎原諒了羅江濤的唐突,滿(mǎn)臉的幸福溢之言表,說(shuō):“當初外婆嫁我媽時(shí),什么嫁妝也沒(méi)有,僅僅用一把紅色的油傘紙給我媽陪嫁,我媽和我爸相親相愛(ài),生活美滿(mǎn)幸福,她心里認為外婆那把紅色的油紙傘是吉祥物,一輩子罩著(zhù)她,替她遮風(fēng)擋雨、免除所有與幸福不利的東西,所以媽媽一定要用一把油紙傘給我陪嫁,四處找人購買(mǎi),找了兩年也沒(méi)有找到,婚期也拖了兩年,如今卻在青巖這個(gè)地方找到,你說(shuō)是不是夢(mèng)里尋它千百度?”
  羅江濤看著(zhù)她直樂(lè ),那古怪的表情有笑她癡笑她傻的意思。
  “也算是踏破鐵鞋無(wú)覓處,得來(lái)全不費功夫呀!钡昀锓⻊(wù)員笑著(zhù)接過(guò)姑娘遞過(guò)的油紙傘,應了一句,邊小心包裹,邊不失時(shí)機地介紹生意:“我們店里的老師傅制作了一輩子的油紙傘,手功很是了得,天南地北的人都慕名到我們店里來(lái)購買(mǎi)油紙傘,最近一段時(shí)間,我們還在網(wǎng)上開(kāi)辦了油紙傘銷(xiāo)售業(yè)務(wù)!
  “是嗎?”女孩問(wèn)了一句,把頭湊近電腦。服務(wù)員把包裹好的油低傘遞給女孩,走過(guò)去打開(kāi)了網(wǎng)絡(luò )頁(yè)面,說(shuō):“是啊,你只需在網(wǎng)上搜索一下青巖油紙傘,就能夠找到我們的網(wǎng)上商店,我們已經(jīng)通過(guò)網(wǎng)絡(luò )辦理了幾百把油紙傘的業(yè)務(wù)了!
  年輕女孩略為失望,輕輕哦了一聲,說(shuō):“我原來(lái)在網(wǎng)上搜過(guò)的呀,怎么沒(méi)有找到呢?”
  服務(wù)員為了讓她不至于太失望,說(shuō)了一句安慰的話(huà):“我們也是剛剛開(kāi)辦這項業(yè)務(wù)!
  女孩的臉明朗起來(lái),說(shuō):“原來(lái)是這樣啊,你們早一點(diǎn)開(kāi)辦網(wǎng)絡(luò )郵購業(yè)務(wù),我也可以早一點(diǎn)出嫁嘍!
  在青巖這塊充滿(mǎn)彌漫著(zhù)古典生活情結的地方,人們很容易被久遠的純真情感影響。在這個(gè)女孩身上,趙洪鈞看到了愛(ài)情的專(zhuān)一而美好,為她對于美好愛(ài)情的期待所打動(dòng),在心里暗暗地為她祝福。
  女孩離開(kāi)油紙傘店時(shí),服務(wù)員取下一把黃色的精致小傘,說(shuō),“這是一把竹筍殼做的小傘,送你做一個(gè)新婚紀念,祝你永遠快樂(lè )幸福!迸研隳迷谑掷锓磸偷乜,說(shuō):“真漂亮!
  服務(wù)員說(shuō):“我們這里有一首關(guān)于這種小金傘的童謠!闭f(shuō)完她輕輕唱起來(lái):
  “黃羅傘
  傘羅兒沿
  哥哥和妹坐千年
  妹妹不是千年客
  花花轎子來(lái)門(mén)接
  妹妹不肯來(lái)
  送對繡花鞋
  妹妹不肯去
  挽個(gè)銀簪髻
  ……”
  女孩拿出手機把歌聲錄了下來(lái)。在服務(wù)員的歌聲中,女孩抬起手輕輕搖著(zhù)告別,滿(mǎn)臉燦爛的笑容。
  “這種幸福將會(huì )隨伴她一生一世的!壁w洪鈞心想。忽然聞到一縷香純的氣息,轉過(guò)身時(shí),發(fā)現氣質(zhì)女人已經(jīng)拿著(zhù)照相機站到他旁邊,把時(shí)尚女孩如花的笑臉定格在相機里面。購買(mǎi)油紙傘的女孩仿佛已經(jīng)掌握著(zhù)通向幸福大門(mén)的鑰匙,渾身跳躍著(zhù)幸福的質(zhì)感,一蹦一跳地遠去。
  氣質(zhì)女人抓拍到了幾幅好照片,臉上掩飾不住的歡快,把相機上的照片翻了出來(lái),自己先看了看,然后遞到趙洪鈞面前,得意地說(shuō):“看看,這個(gè)女孩好幸福好可愛(ài)!
  趙洪鈞瞟了一眼照片,懷著(zhù)對美麗女人本能的敬畏,略為退避了幾步,肯定地點(diǎn)點(diǎn)頭:“真的很可愛(ài)!
  “應景之言!睔赓|(zhì)女人嘰咕了一句,把鏡頭對準墻上的油紙傘,問(wèn)道:“你是機關(guān)干部吧?”
  趙洪鈞大為驚訝:“你怎么知道?”
  氣質(zhì)女人按下一次快門(mén)后,邊看照片邊說(shuō):“這還用問(wèn)嗎?只有機關(guān)干部才會(huì )說(shuō)這種毫無(wú)個(gè)人思想和情感、順著(zhù)領(lǐng)導意思須溜拍馬的語(yǔ)言,也叫機關(guān)語(yǔ)言!
  趙洪鈞耳熱心躁,尷尬地笑著(zhù)看她。她漂亮的眼睛稍為側視了他一下。這一飛揚的眼神在趙洪鈞看來(lái),也算得明目善睞了。她說(shuō):“人云亦云,空洞無(wú)物,歸納起來(lái)也就三字,假、大、空!
  “一句頂一萬(wàn)句?”趙洪鈞笑應道。
  “對,看看那種曾經(jīng)風(fēng)行一時(shí)的修飾就知道什么是機關(guān)語(yǔ)言,什么偉大的導師、偉大的統帥、偉大的舵手,什么最最最最,明里把你捧上天,暗地里恨不得下刀子!
  “你就對機關(guān)語(yǔ)言懷著(zhù)這么深刻的仇恨?”
  “我的爺爺就是死于機關(guān)的語(yǔ)言運動(dòng),家人的命運使我從小就知道什么叫語(yǔ)言能夠殺人!迸司碌难燮ま抢聛(lái),“那個(gè)時(shí)代還要求對什么忠誠,現在看來(lái),要求服從不斷變換對象的忠誠道德要求,就像要求妓女忠貞于愛(ài)情那么荒唐!
  趙洪鈞覺(jué)得眼前這漂亮女子看起來(lái)溫順,骨子里卻有一股憤青的味道,笑著(zhù)說(shuō):“子在天上曰,逝者如斯夫,不舍晝夜,那個(gè)愚昧的時(shí)代湮沒(méi)在歷史的垃圾堆里!
  氣質(zhì)女人聲音低了下來(lái),怨艾地說(shuō):“對于大多數人來(lái)說(shuō),或者在表面上來(lái)說(shuō),可能是這樣,維系這種愚昧時(shí)代的文化卻沒(méi)有消失,可能不但不消失,現在還被人捧出來(lái)津津樂(lè )道,如果這種文化的土壤繼續存在,誰(shuí)敢保證某一天不會(huì )再次長(cháng)出先前的毒瘤來(lái)?”
  “你想得太多了!壁w洪鈞忽然對眼前的氣質(zhì)女人產(chǎn)生了一種敬畏的感覺(jué)。人們說(shuō)女人腹有詩(shī)書(shū)氣自華,那是指女人僅讀了一些書(shū)、缺乏思想的情況而言。當一個(gè)思想者站在面前,往往會(huì )被人視為叛逆,視為一種危險的動(dòng)物,給人帶來(lái)一種莫名的威壓;如果是女人有了思想,在重男輕女的男權社會(huì ),即有可能被視為怪獸了。武則天當皇帝被封建史學(xué)家稱(chēng)為“母雞司晨”即是明證。
  女人似乎不屑于與趙洪鈞討論得過(guò)多,指了指腳下的土地,說(shuō):“自由不僅是一種生命的感覺(jué),更是一種文化,在我所站的這塊土地,這古鎮上,我已經(jīng)感覺(jué)到自由缺失變成一種普遍的世相!
  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趙洪鈞問(wèn),極力把語(yǔ)言放得十分善意而平和,以免給她造成一種錯覺(jué)。
  這種錯覺(jué)在她那里還是產(chǎn)生了,女人用一種小兔子般警惕的目光看了趙洪鈞一眼,“怎么,想當告密者嗎?至少當前言論不充分自由,但已不成為罪過(guò)!
  趙洪鈞見(jiàn)誤會(huì )已然產(chǎn)生,懊惱地揮了揮手。氣質(zhì)女人走出店門(mén)幾步,低著(zhù)頭在包里掏著(zhù)什么,然后轉過(guò)身來(lái),把一張名片遞過(guò)來(lái),淺淺地笑道:“這是我的名片,想告密的話(huà),上面有我的電話(huà)號碼!
  趙洪鈞看著(zhù)名片,她的名字叫杜鵑,頭銜是南方大學(xué)建筑工程學(xué)院博士、副教授,研究方向為古代建筑文化。名片背面羅列了一系研究成果。趙洪鈞對學(xué)者懷有一種崇敬的心情,當他抬起頭時(shí),看到美麗的杜鵑已經(jīng)把鏡頭對準了街邊的建筑,神情專(zhuān)注,表現得十分敬業(yè)。
  “先生,你不要一把油紙傘嗎?”服務(wù)員問(wèn)。趙洪鈞回過(guò)頭,見(jiàn)服務(wù)員清秀的臉上掛著(zhù)詭秘笑容,趕緊邊搖手邊逃離。
  午后春日暖陽(yáng),正是逛街的好時(shí)候,青巖鎮上的美女們從家里走出來(lái),在古鎮的老街上迤邐而行,使青巖老街成為一個(gè)流動(dòng)著(zhù)美麗、流動(dòng)著(zhù)芬芳的世界。游人的眼睛或流連于建筑,或流連于青巖女人的嬌美容顏,應接不暇,美不勝收。
  趙洪鈞覺(jué)得暫時(shí)放下眼前的工作,像一個(gè)普遍游人在青巖街頭散漫地走著(zhù),不覺(jué)想起佛家“活在當下”的教誨,覺(jué)得這個(gè)決定真是一個(gè)明智之舉。
  見(jiàn)趙洪鈞跟著(zhù)游人漫漫地走下去,心里發(fā)急,說(shuō):“時(shí)候不早了,我們辦正事去吧!
  “青巖名不虛傳,我們不虛此行,再看看!
  對于羅江濤這種不懂得欣賞美的人來(lái)說(shuō),閑逛是非常無(wú)聊且難過(guò)的事情,趙洪鈞不能和他說(shuō)得過(guò)多,以免損傷他的自尊心。不懂得美,但懂得忠誠,這是他的優(yōu)點(diǎn)和長(cháng)處。人有一個(gè)長(cháng)處就能生存,何況羅江濤有兩個(gè)呢?檢察院的同事因為羅江濤是犯了事的原常務(wù)副檢察長(cháng)的人,又不懂業(yè)務(wù),所以都把他拒之于千里。趙洪鈞看中了他忠誠的品質(zhì),以及在野戰軍干過(guò)偵察兵的特殊經(jīng)歷而收容了他。羅江濤對此感激涕零,發(fā)誓愿意像一條狗忠貞不二地跟隨在他左右,為他鞍前馬后搞好服務(wù)。作為在檢察院的少數派和思想者,趙洪鈞就需要一位盡管沒(méi)有思想、不熟悉業(yè)務(wù),但對領(lǐng)導絕對服從的隨從。
  兩人跟著(zhù)一個(gè)旅游團隊走進(jìn)連通老街和新街的古巷。這條古巷也叫蜈蚣街,導游叫游人站在街口,順著(zhù)巷道遠望,問(wèn):“大家看一看,地上的圖形像什么?”
  游客中馬上有人驚叫:“蜈蚣,蜈蚣,惟妙惟肖,簡(jiǎn)直像神了!
  導游興奮地贊揚道:“這位客人猜得對,蜈蚣街因這條蜈蚣而得名,據當地人說(shuō),地上的蜈蚣就是吳三桂,青巖鎮上的老百姓因為痛恨吳三桂,拿掉了地上的青石板,用鵝卵石鋪成了這條世界上最長(cháng)的蜈蚣圖案,要讓吳三桂永世受到青巖鎮上的人踩踏,永世不得翻身!
  “為什么呢?”游客的興趣和疑問(wèn)正是導游所需要的,當然也更是當地旅游部門(mén)所需要的。
  游客們一邊走,一邊觀(guān)賞蜈蚣的頭,蜈蚣的爪,一邊向前走。導游用好聽(tīng)的聲音講解地上蜈蚣的來(lái)歷。
  青巖古鎮原來(lái)叫青巖屯,在明代是地處險要的軍事堡壘,是屯兵之所。青巖堡內的屯兵來(lái)自四面八方,他們拖家帶口,不僅享受著(zhù)皇糧供給,還依靠武力從地方少數民族百姓手里搶占了青巖周?chē)拇笃继,在沒(méi)有戰事的時(shí)候,他們優(yōu)哉游哉,日子過(guò)得十分舒坦。時(shí)間不知不覺(jué)就翻到了明末清初,在李自成推翻明王朝以后,吳三桂為了紅顏沖冠一怒,不僅葬送了南明王朝,還葬送了屯兵們的皇糧。沒(méi)有皇糧也罷,屯兵后代還可以依靠祖宗先輩搶掠來(lái)的良田勉強度日,更沒(méi)想到吳三桂又背叛滿(mǎn)清,與清朝廷開(kāi)打,打到后來(lái)兵力不足,又把青巖的青壯年抽派到反清前線(xiàn)。吳三桂兵敗,青巖不僅滿(mǎn)城舉哀,還背上了反叛朝廷的罪名,被朝廷免除了享受免租免稅的優(yōu)待。此后,青巖屯上上下下,老老少少都視葬送他們寧靜幸福生活的吳三桂為罪人,當他們重新整修街道時(shí),就用鵝卵石鋪成了這條蜈蚣街,讓吳三桂永遠被青巖人踩踏,讓后世銘記,永遠不要背叛朝廷。
  趙洪鈞心想,青巖在明清是一座屯兵的堡壘不錯,在青巖周?chē),還建設有很多屯堡,形成了一條著(zhù)名的旅游線(xiàn)路,叫軍事屯堡文化旅游帶。軍事屯堡的沒(méi)落,并非完全由于吳三桂。軍事屯堡既然是因軍事而興,隨著(zhù)國家政治的和平穩定,軍事屯堡在和平時(shí)期肯定會(huì )沒(méi)落,軍人在戰時(shí)享受的優(yōu)待也會(huì )隨之而取消。
  蜈蚣街兩旁是與老街徽派建筑風(fēng)格完全不同,與吊腳樓民居形態(tài)迥異的建筑風(fēng)格。據導游員講解,門(mén)前栽著(zhù)槐樹(shù)、在門(mén)樓上標示“三槐第”的人家,表示這家人來(lái)自淮河岸邊;門(mén)前放置一顆石頭,取名太白石的宅第,表明這一家與詩(shī)仙太白有關(guān)連,暗示這一家姓李。青巖蜈蚣街上的人家之所以這樣,既有向外人標示家族淵源,同時(shí)有警示后世子孫永不忘本的意思。
  游客們紛紛稱(chēng)道青巖文化的博大精深,導游大概是本地人,趁機向游客炫耀起青巖的好學(xué)風(fēng)氣,以及青巖子弟的奮發(fā)上進(jìn),說(shuō):“自恢復高考,青巖堡內已經(jīng)有八位考取了清華、北大,有十位留學(xué)海外!比缓,她指著(zhù)其中門(mén)樓上青草疏疏、大門(mén)緊閉的一戶(hù)人家說(shuō):“你們看一看,標示三王第的人家,兄弟五人有四人留學(xué)海外,一人在北京當教授,全家人都走出了青巖!
  她的解說(shuō)引得游客一陣嘖嘖稱(chēng)道,幾個(gè)年輕的孩子媽媽趁機走到門(mén)前,照相留念,說(shuō)是要沾一點(diǎn)才氣,沾一點(diǎn)王家勤奮好學(xué)的氣息,回去好給自家孩子加油鼓勁。
  “三代才出貴族,王家奔波到此數代人,到這一代算是熬出了頭,形成了自己的家學(xué)淵源,哪里是旁人能夠沾得走的?即使要學(xué),也不過(guò)是邯鄲學(xué)步罷了!壁w洪鈞轉念又想:“旅游就需要一些由頭,能夠就青巖編出這些由頭來(lái),豐富了青巖的文化內涵不說(shuō),還能夠給外來(lái)游客帶來(lái)愉快,也算是一舉兩得的好事情!
  趙洪鈞家鄉離青巖不遠,對青巖的屯堡文化較為熟悉,也就沒(méi)有深究下去的興趣,看著(zhù)這些來(lái)自外地的游客一個(gè)個(gè)對青巖文化興致盎然的樣子,心里頗為好笑,快步超越他們,很快走通蜈蚣街,來(lái)到又一個(gè)小十字前,與蜈蚣街成直角的小街通向一個(gè)門(mén)樓,標識說(shuō)是迎福樓,也就是迎接皇帝圣旨的門(mén)樓。對直往前走則通青巖城外,那是一條繞著(zhù)青巖城的清澈小河。
  看到趙洪鈞竟直朝前走,羅江濤追在后面問(wèn):“不參觀(guān)了?”
  “不看了!壁w洪鈞頭也不回,“我們到楊柳河濱去看一個(gè)人!
  “什么人?”羅江濤問(wèn)。趙洪鈞沒(méi)有回答。他猛然發(fā)覺(jué)自己?jiǎn)?wèn)得不當,趕緊閉上嘴緊隨其后。





上一本:黑暗在深處 下一本:新聞主播的網(wǎng)絡(luò )情人

作家文集

下載說(shuō)明
黑暗交易的作者是斯力,全書(shū)語(yǔ)言?xún)?yōu)美,行文流暢,內容豐富生動(dòng)引人入勝。為表示對作者的支持,建議在閱讀電子書(shū)的同時(shí),購買(mǎi)紙質(zhì)書(shū)。

更多好書(shū)